新聞中心

搜索

臨床觀察 首頁 > 臨床觀察

復方甘草酸苷在重癥皮膚病治療中的應用體會


臨床觀察
2011-07-19

復方甘草酸苷在重癥皮膚病治療中的應用體會

冀慧霞

(山西中醫學院中西醫結合醫院皮膚科,山西太原030013)

關鍵詞:重癥皮膚??;復方甘草酸苷;糖皮質類固醇激素

中圖分類號:R758.6文獻標識碼:B文章編號:1005-5304(2007)01-0069-03

重癥皮膚病發病急、病情重、進展快,若治療不及時可危及生命。治療方法以糖皮質類固醇激素為主,劑量大,療程長,減量困難,容易反跳。為了減少該藥的用量,縮短療程,筆者利用復方甘草酸苷的免疫調節作用[1]與糖皮質類固醇激素聯合治療部分重癥皮膚病,取得預期療效?,F將治療體會總結如下。

資料與方法

1.1 一般資料

納入統計病例共69例。治療組35例,其中男19例,女16例;年齡1872歲,平均(43.17±19.15)歲;病程115d,平均(4.66±4.04)d。對照組34例,其中男18例,女16例;年齡1871歲,平均(44.03±18.37)歲;病程115d,平均(4.65±3.90)d。2組年齡、病程差異無顯著性意義(P<0.05)。

疾病分類:天皰瘡(尋常型及紅斑型)7(治療組4例、對照組3),大皰性類天皰瘡11(治療組6例、對照組5),紅皮病17(治療組9例、對照組8),重癥多型紅斑(水皰及大皰型)9(治療組4例、對照組5),泛發性掌跖膿皰病13(治療組6例、對照組7),重癥藥疹12(2組各6)。

1.2 納入標準

①未經任何治療的上述各類重癥皮膚病初診患者;②上述疾病在2月內未使用過任何免疫抑制劑及免疫調節劑(環磷酰胺、氨甲喋呤、糖皮質類固醇激素、干擾素、卡介菌多糖核酸、胸腺肽等)的復發患者。

1.3 剔除標準

2月內使用過上述免疫抑制劑及免疫調節劑者;②合并嚴重內臟損害者;③合并糖尿病、高血壓、惡性腫瘤、消化性潰瘍、甲狀腺疾病、活動性肺結核、低血鉀癥、骨折后恢復期及骨質疏松等疾病者;④心功能不全者;⑤精神病與癲癇病患者;⑥患者依從性差,不按要求治療或治療過程中自行增加其它藥物者。

1.4治療方法

2組均給予相同的基礎治療和局部治療,在此基礎上治療組應用中藥與類固醇聯合治療,對照組單純應用類固醇治療。

1.4.1 基礎治療①嚴密觀察病情,詳細詢問病史,祛除致病誘因;密切注意體溫、脈搏、血壓、心肺功能情況,定期進行水電解質、血漿蛋白、肝腎功能、血糖及血、尿、便常規的實驗室檢查,對患者全身情況作正確的估計。②支持療法,給以高蛋白飲食,及時補充水分、能量和鉀、鈣等電解質,維持水電解質平衡,每日補液量原則上量出為入。③抗感染,根據細菌培養及藥敏試驗結果選擇相應的抗生素,力爭短期內控制感染,避免類固醇長期應用時繼發二重感染。④補充足量的各種維生素。⑤酌情給以抗組胺藥物。

1.4.2 局部治療①水皰、膿皰處理:對未繼發細菌感染的小水皰實施暴露療法,使其自然吸收,脫落;對未繼發感染的大水皰,局部常規消毒后用一次性注射器逐個反復抽吸皰液,促進結痂;對繼發細菌感染的膿皰局部嚴格消毒后用一次性無菌注射器抽吸膿液,以防細菌毒素吸收造成毒血癥。②糜爛面處理:無感染的糜爛面用1%利凡諾溶液濕敷;糜爛面繼發細菌感染時進行嚴格消毒,徹底清創,然后局部外用1%利凡諾溶液濕敷,每日3次,每次30min,30min后撤掉敷料,待創面略干燥時于局部涂擦莫匹羅星軟膏,每日2次,涂藥之后給以暴露療法,保持皮損干燥,促進愈合。③紅皮病處理:外用氫化可的松軟膏或液體石蠟,避免使用刺激性強的藥物。

1.4.3 中藥療法應用復方甘草酸苷(商品名美能,日本米諾發源制藥株式會社生產)治療,1個月為1個療程。復方甘草酸苷直接靜脈注射,或加5%10%葡萄糖注射液250mL靜脈滴注。投藥量:重癥多型紅斑與重癥藥疹40mL/d,15d后減為20mL/d,只用1個療程;天皰瘡、大皰性類天皰瘡、紅皮病和泛發性掌跖膿皰病連續應用3個療程,第1個療程40mL/d,第2、3個療程均20mL/d,直至類固醇減到維持量時停藥。

1.4.4 激素療法治療原則:早期即給予足以控制病情的最大劑量,皮損控制后逐漸減量,減量速度先快后慢,減藥劑量先多后少,恢復期繼用最小維持量。①治療組強的松用量:天皰瘡4060mg/d;大皰性類天皰瘡與紅皮病3040mg/d;泛發性掌跖膿皰病2030mg/d,皮損控制后繼續用藥23周,而后減量,開始每7d1次,每次減少20%50%,2次后每14d1次,每次減少10%15%,此后每14d依次遞減,直至維持量;重癥多型紅斑與重癥藥疹用量:2030mg/d,皮損控制1周后減量,每5d1次,每次減少20%50%,2次后每7d1次,每次減少10%20%,直至痊愈。②對照組強的松用量:天皰瘡6080mg/d;大皰性類天皰瘡與紅皮病4060mg/d;泛發性掌跖膿皰病2030mg/d,減量方法同A組,每次減少10%15%,2次后每次減量5%7.5%;重癥多型紅斑與重癥藥疹用量:2040mg/d,皮損控制1周后每5d減量15%20%,2次后每10d減少7.5%10%。

1.5 觀察指標

于治療1、2、3個月時分別統計各治療期用藥量;3個月時統計用藥累積量、病情控制時間(即開始治療至無新皮損出現的時間)及治療時間(即從治療量到維持量的時間)。

1.6 統計學方法

計量資料用檢驗,計數資料用χ2檢驗。

結果

2.1 糖皮質類固醇激素總劑量

在部分重癥皮膚病治療中復方甘草酸苷與類固醇聯合應用后,可使后者用藥量減少,第1月用藥量和用藥總量與單純應用類固醇組相比,有統計學差異。見表1。

2.2 單病種糖皮質類固醇激素用藥量

在單病種重癥皮膚病中,復方甘草酸苷與類固醇聯合應用可不同程度地減少類固醇的用量,統計學差異各不相同:①各治療期天皰瘡2組比較,t=1.94、1.95、2.31,總劑量2組比較,t=2.32;②大皰性類天皰瘡2組比較,t=1.94、1.95、2.27,總劑量2組比較,t=2.17;③紅皮病2組比較,t=3.60、4.04、5.91,總劑量2組比較,t=4.34;④掌跖膿皰病2組比較,t=3.17、5.60、5.28,總劑量2組比較,t=4.82;⑤重癥多型紅斑2組比較,t=3.16;⑥重癥藥疹2組比較,t=4.80,P<0.05。見表2。

2.3 2組疾病控制時間與治療時間比較(見表3)

2.4 不良反應(見表4)

復方甘草酸苷注射液成分為0.2%甘草甜素、0.1%半胱氨酸、2%甘氨酸,其化學結構類似于糖皮質類固醇激素,具有抗炎、抗變態反應及免疫調節作用。臨床上主要用于治療濕疹、皮炎、中毒疹[2]和斑禿[3]等疾病,國內有人用于治療銀屑病和玫瑰糠疹[4],均取得滿意療效。鑒于該藥具有類固醇樣作用[5],而無類固醇樣不良反應[1],我們將其應用于部分重癥皮膚病的治療,旨在減少類固醇的用量和不良反應。結果,復方甘草酸苷與類固醇聯合治療組類固醇總劑量和第1月用藥量均少于單純應用類固醇組,2組相比統計學差異顯著(P<0.05)。第2、3月相比,無明顯差異。治療組疾病控制時間少于對照組,有統計學意義(P<0.05)。治療時間治療組相對少于對照組,但無統計學差異。分析各單病種重癥皮膚病治療結果時發現,以免疫功能失調為主的天皰瘡、大皰性類天皰瘡,2組第1、2月用藥量相比,無明顯差異,其原因可能為疾病的性質決定其必須以類固醇治療為主。隨著類固醇藥量的減少,逐漸顯示出復方甘草酸苷的輔助治療作用,于是在第3月和總劑量相比時出現統計學差異(P<0.05)。其它幾種疾病,尤其是自限性重癥皮膚病(重癥多型紅斑、重癥藥疹),無論是總劑量還是各治療期用藥量治療組均少于對照組,統計學差異顯著(P<0.05)。盡管2組均不同程度地出現不良反應,但治療組明顯少于對照組,且臨床癥狀出現時間較晚,程度相對較輕。究其原因,可能為治療組加用復方甘草酸苷之后,類固醇用量相對減少,不良反應相對較輕。另外,由于嚴密監控、及時補充電解質,故兩組在療程結束時均未出現低鉀、低鈣血癥。

由于所觀察的樣本例數太少,對于在糖皮質類固醇激素的應用中加用復方甘草酸苷的劑量標準問題,尚未得出結果,有待今后進一步探索。

參考文獻:

[1] Baltina LA.Chemical modification of glycyrrhizic acid as a route to new bioactive compounds for medicine[J].Curr Med Chem,2003,10(2):155.

[2] ダリチロン臨床研究班.中毒疹、藥疹に對するゲリチルリチン(ダリチロン注1)注射単獨法の二重盲検法による検討[J].西日皮膚,1983,45646.

[3] 中山秀夫.円形脫毛癥とその治療[J].日本毛髪美容學會雑誌,1998,113036.

[4] 裴文斌,任偉萍,張阿妮.復方甘草酸銨注射液治療玫瑰糠疹的療效觀察[J].臨床皮膚科雜志,2003,23(6):360.

[5] 劉磊,龔憲軍.復方甘草酸苷聯合鹽酸西替利嗪治療慢性蕁麻疹療效觀察[J].中國皮膚性病科雜志,2005,19(3):189.

(20071月第14卷第1期,中國中醫信息雜志)

作者:kongyanfang